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掌家小萌媳 > 第416章 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在謝依楠和宋玉蘭的勸說之下,宋柳枝這才留了步,往屋子里頭去了。

    姑嫂倆則是并排著慢慢的往家走。

    “嫂子這回回來,帶了什么好東西?”路上,宋玉蘭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謝依楠歪了歪頭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猜……”宋玉蘭頓時犯了難:“府城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,我如何猜的出來,二嫂買了什么回來。”

    府城?

    謝依楠腳步一滯。

    扭頭過來看著宋玉蘭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們去府城了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宋玉蘭頓時發覺自己說漏了嘴,急的抓起了耳朵,眼睛更是左右飄忽的看:“這個,那個……我聽說的,聽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聽說的?那我到是想知道,你聽誰說的了。”謝依楠眨著眼睛問。

    先前他們臨去杭州的時候,交代過鋪子里頭的人,若是家人來問及的話,便說他們去府城了,免得家人因為他們的遠行而擔驚受怕。

    現下宋玉蘭卻知道她去府城的事情,那只能說明……

    見宋玉蘭支支吾吾的,說不出什么來,謝依楠瞇了瞇眼睛:“你且老實交代吧,你這段時日,是不是去過縣城尋我們,還讓小四他們替你保密,不要告訴我們?”

    一下子便猜了個完全,宋玉蘭越發不好意思,同時也曉得自己再隱瞞也是無用,便抓了抓耳朵,道:“既然二嫂都猜到了,那我也就不隱瞞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玉蘭便也就將先前如何尋了理由去縣城尋宋樂山與謝依楠,以及到那之后沒看到人,被佟小四給說教了一通,在那住了一晚上,隨后乖乖回來的事,一五一十的盡數都說與了謝依楠聽。

    原本還處心積慮的讓佟小四替她保密,現下自己倒是把這樁事給完完全全的說了出來,宋玉蘭是覺得懊惱了很,垂頭喪氣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謝依楠揚了揚眉梢:“那你的那個老虎糖人,也是在縣城的時候,那個人送的?”

    得知了宋玉蘭去過縣城的事,謝依楠便想起了那糖人的事。

    雖說現在她也不是很確定,但還是試探著猜了一猜。

    “二嫂,你怎么知道?”宋玉蘭頓時驚呼了一聲,不可置信的看向謝依楠。

    老虎糖人的事,宋玉蘭可是誰都沒說的,哪怕是她的手帕交宋柳枝,她也都瞞著,那糖人也是從不示人,只拿了油紙仔細包著。

    可以說,應該是沒有人知道她的這樁事情,也沒有人知道她的這份心思,謝依楠現在卻知道,而且是一副什么都了解的模樣。

    這不得不讓宋玉蘭覺得詫異萬分,不可置信的看著謝依楠。

    看宋玉蘭這副模樣,謝依楠便覺得自己的猜測是對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?”謝依楠點了點宋玉蘭的額頭,笑了起來:“說說看吧,你這究竟是怎么回事,那個人究竟是誰?”

    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且謝依楠又不是外人,宋玉蘭覺得自己再沒有任何要隱瞞的必要,只一五一十的將那日早起往回走,路上買糖人的事,說與了謝依楠聽。

    “也就那天見了一次,那人瞧著溫文爾雅的,年歲應該是比我大上兩三歲,只是不曉得叫什么名字,家住在哪里,有沒有成婚……”

    宋玉蘭說著說著,低了頭,抿了唇,將衣袖是絞了又絞的,絞的指關節都發白了。

    是啊,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成婚,興許對方已經有了妻室,有了孩子的。

    且那日對方送給她糖人,可能只不過是看她是個小姑娘,可憐巴巴的,所以把那糖人讓給她了而已,對她并沒有任何的好感罷了。

    這一切,極有可能只是她單方面的好感,單相思罷了。

    謝依楠聽了這些,再看看宋玉蘭此時的模樣,也曉得她這是少女情懷,情竇初開了。

    宋玉蘭一直恨嫁,這個時候有一個有好感的男子出現,論理是一樁極好的事情,往后也能成就一段良緣。

    但現在,也就是如同宋玉蘭擔憂的那般了,不知道對方是否已經成家,是否已經議親,倘若是有家室的,到時候不過是感情錯付罷了。

    謝依楠也低頭想了一會兒,再抬起頭來時,笑著拍了拍宋玉蘭的肩膀:“好啦,多大的事兒,便垂頭喪氣的,這事兒也不是不能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宋玉蘭一聽這話,騰的抬起了頭,滿臉的驚喜:“二嫂你有辦法?”

    “有到是有,不過這事兒你得聽我的。”謝依楠道。

    “二嫂你說就是,我聽著。”

    對于此時的宋玉蘭而言,能有辦法解決了這件事,能讓她再瞧見那個人,無論謝依楠說什么,她現在都愿意答應。

    “既是你是在縣城那的糖人攤那碰著那個人的,而那個人那天又是去買糖人的,想來必定是為家中的孩童所買,而那孩童顯然很喜歡糖人,如此的話,那就說明那人往后還會再去買糖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需要做的便是去縣城糖人攤那里,好好的等著,只要時日夠長,那往后便是有機會能再看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事做起來,可以說是費時又費力的,成天的等一個人,只怕也煩的很,但這是唯一一個辦法了,你若是愿意去做的話,待我和你二哥回縣城時,你便與我們一同去,倘若你覺得這事又苦又類的,不愿意做也成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一切看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謝依楠認真道,鄭重其事的看了宋玉蘭一眼。

    這個辦法,的確是最笨卻也是最有效的辦法,同時最重要的是看一看宋玉蘭到底是怎樣的心思。

    這小姑娘家家的,看著個相貌好的,長得不錯的,有些愛慕之心可謂是十分尋常的事情,但大多數情況下,這個愛慕也無外乎就是愛慕罷了,過上幾天便忘了個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現在要看的便是宋玉蘭的態度,倘若她也不過是這種三分鐘熱度,那她也就不必把這樁事放在心上,若是宋玉蘭當真是一見傾心,那她到是可以想方設法的幫宋玉蘭,看能不能找到那個人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美国股票指数基金 短期理财产品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手机版 浙江快乐12开奖手机版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辽宁11选5开奖结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 广西快3官网开奖 福建快三走势图50期 辽宁35选7开奖号码结果,2019006期 2019女篮亚洲杯直播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连续两天涨停的股票 2001年上证指数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