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掌家小萌媳 > 第334章 糊涂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最為扎眼的是曹大勇的頭發,滿頭雪白,連黑色的頭發都瞧不見了。

    而曹大勇成這般模樣,想來是因為曹香巧的事了。

    年前曹大勇說曹香巧失蹤,更是提出無理要求,胡鬧了一番,當時宋樂山堅決不答應曹大勇的要求,更是與他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盡管宋樂山與謝依楠二人商議著托人張貼了懸賞告示,更是托人找尋了一番,但當時他們也已經猜測,這曹香巧應該是已經遭遇不測。

    而這兩日謝依楠與宋樂山也聽到了一些消息,說的是曹香巧已經找到了。

    尸體找到了。

    自那日在臨縣曹香巧與曹大勇爭吵一番之后,被人騙上了馬車,賣給了一家剛死了兒子,想要給自己兒子配**的主兒。

    當天夜里,曹香巧便被灌下了蒙汗藥,蓋入棺中,與那死人成了婚,葬在了一處。

    而年后,因為這伙賊人分贓不均,起了內訌,兩個人大打出手,并砍傷了對方,被人報了官,審問之下,得知兩個人干的便是賣活人給死人當媳婦這般陰損的勾當。

    此案也就真相大白,曹香巧的尸首也已經找到。

    只是埋在地下許久,人早已死去,且尸身開始腐爛,卻又并未完全腐爛,整個人的模樣幾乎都辯不出來模樣了。

    但憑借身上的衣物卻也認出來身份,隨后被曹大勇接了回去,下葬在了墓地里頭。

    眼下曹大勇這般,必定是因為曹香巧的死,心中難過了。

    曹香巧的惡,都是生前的事,人既是已經死了,謝依楠自然也就沒有再去計較的道理,曹大勇中年喪妻,老年喪女,也著實是個可憐人。

    謝依楠心中到底唏噓不已。

    而鄒氏瞧見了曹大勇這般,也是嘆了口氣:“他自將香巧接了回來下葬之后便有些腦子不清楚了,說話也有些糊涂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先是說什么香巧根本就沒有死,還在臨縣她姑姑那里住著,給她尋了門好的親事,他得趕緊將這嫁妝給備好,送了去,不能耽擱了香巧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后來又開始說,香巧在家呢,等著他上山打完獵,將這獵物賣了錢之后給她換頭花戴的,他得趕緊去縣城,給香巧買最貴的頭花來戴,還要給她買她最喜歡的芝麻糖來吃。”

    “又說什么,香巧到了年歲了,也不小了,一直沒定下來婚事,讓我幫著尋摸尋摸,看看哪里有合適的人家,給香巧說樁婚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總之就是,說話顛三倒四的,都是些糊里糊涂的話。”

    這般糊涂,估計是因為女兒的死對他打擊太大,難以承受,所以精神有了許多問題。

    謝依楠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而那曹大勇,這會子正將另外那一扇門板一并拆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再次倒在了地上,揚起一波的灰塵。

    “香巧爹,你這是在干啥?這天兒還冷著,你將門板拆下來,屋子里肯定冷的很,你晚上這還怎么睡覺?”鄒氏有些不忍心的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拆門板干啥?”曹大勇忽的愣了一愣,手中動作一僵,轉頭瞧了瞧鄒氏,雙目呆滯,半晌后才道:“是啊,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對了對了,我想起來了,香巧說她冷,讓我把這火炕燒的旺一些,我待會兒劈了柴,往火炕里頭燒些火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劈柴,劈柴,我得拿斧子來劈柴才成。”

    曹大勇到院子里頭去尋了那長把的斧子來,嘭的劈在了那厚厚的木板門上頭。

    許是這木板時日也長了,斧子砸下來,那門頓時碎了半個,原本過年時貼在門板上頭的門神,也因為這個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曹大勇也不停歇,只將那木板徹底的給劈個粉粹,才放了手中的斧頭,將那竹簍子拿了過來,將那大塊的木柴都撿到了竹簍里頭,上頭沾著的門神、對聯的紙也不拽,只一并裝了進去。

    直到裝的滿滿的,才停了下來,將那竹簍背在身上,抬腳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香巧爹,你干啥去?”看曹大勇背了這一竹簍的木柴往外走,鄒氏張口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去給香巧送飯啊。”曹大勇咧嘴笑了笑:“她嬸子,你忘啦?香巧不是說去山里頭采了草藥,回來給我治這腿傷,這會子都還沒有回來,我去送飯給香巧吃。”

    方才還說要劈柴燒火炕,這會子卻又說送飯去,還說采藥治腿傷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這前言不搭后語的模樣,讓鄒氏再次嘆了口氣,只道:“那成吧,你路上當心一點,早點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話,香巧怕是要說道你不著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放心吧,我曉得的。”曹大勇咧嘴笑了笑,背著那竹簍,抬腳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在瞧見謝依楠時,咧嘴笑了起來:“這是哪里來的女娃娃?可是給你家老大說親的?”

    “模樣長得倒是還成,也不曉得這人品咋樣,不過你家老大那就那樣,這么一個女娃娃,配他也是足夠了,旁的到是不能再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與你多說了,我得快去快回,免得耽誤了。”

    曹大勇一邊說著,一邊背著竹簍,慢騰騰的走了。

    鄒氏瞧著他走遠了,這才又嘆了口氣,看向謝依楠:“他眼下這個樣子,卻是勸不得的,一勸他便氣的不行,要拉著你吵架,我們擔心著若是被氣到的話,怕是對他身體越發不好,便也就由著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索性他雖說胡言亂語,這腦子也不清不楚的,更是時常出去半晌才回來,可到了天黑他必定就會回來,給他的飯食他也都盡數吃了下去,所以大家伙也就不再強求太多了,只輪流的送了飯食過來。”

    獵戶村的人,大都一同上山打獵,若是遇到山上那兇猛的野獸,是需得團結一心,齊心協力的,幾乎可以說是一同出生入死過的,因此彼此十分注重感情,什么事也都互相幫襯。

    雖說大家平日里并不喜歡曹大勇的計較與刁鉆,也鄙視曹香巧先前對宋樂山糾纏不清,但現如今曹香巧已經死去,曹大勇又成了這副模樣,村民也就不計較旁的,算是能幫襯一把是一把吧。

    謝依楠抿了抿唇,并不說話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湖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贵州11选5玩法 什么是股票指数账户 吉林省十一选五今天走势图 快乐十分山西开奖 赛车计划go什么时候出 河北省福彩20选5走势图 3d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香港赛马会公式专家 股票价格为什么涨跌 辽宁35选7走势图带连线图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体彩江苏七位数走势图 排列五排列三开奖查询 股指期货配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