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掌家小萌媳 > 第245章 途中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爐子上的藥怕是已經熬好了,我去瞧一瞧……”

    謝依楠急急忙忙的就往小火爐那邊去了。

    看她似逃一般的走掉,宋樂山是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對于宋樂山與謝依楠年前要去縣城住上一段時日的事情,宋成有也十分的贊同,加上謝依楠的同意,于是第二日的清晨吃過早飯后,宋樂山與謝依楠便出發往縣城走。

    宋樂山雖然騎了馬回來,可想到馬匹趕路到底有些顛簸,加上要帶許多的東西,便去鎮上雇了一輛馬車回來,將所有的東西都搬上車。

    自身需要帶的棉衣以及一些日用品,曹氏給準備的棉被,郭氏給準備的一雙新棉鞋,以及宋玉蘭給準備的一個小暖爐,以及謝依楠平日里繪制圖樣所需的各種宣紙,顏料等東西。

    再來,就是一些雜七雜八的小東西。

    曹氏等人非要讓帶的米面,家中腌制的咸菜,以及一些當用的零碎東西。

    總之,這馬車里頭,除了留給謝依楠一點坐的地方外,幾乎是塞的滿滿當當的了。

    連那車夫瞧著都在那笑著搖頭“許多東西到縣城都買得到,不必再如此費勁往那邊搬,怪費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東西和東西可不一樣,家里頭的東西,外頭有錢都買不到的。”曹氏瞥了那車夫一眼,將最后一小串的干辣椒掛在了那馬車的前頭。

    “這吃習慣了家里的菜,家里的飯,這突然到外頭是不適應的,要不怎的有水土不服這說法?縣城雖說離這邊不算太遠,可也算是到了生地兒,若是吃的上頭都換成新的,這一下子只怕肚子里頭難受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從家里頭帶些東西過去,吃些自己家里頭,再配些那邊的,也能舒坦一些,這紅辣椒掛在馬車這邊,也有鴻運當頭的意思類,也算是給你這馬車討個吉利。”

    這馬車平日里做的是拉人趕路的活,一匹馬,一輛車,就算是部的家當了,都得仔細看護著,除了怕沒有什么生意,最怕的就是趕路的時候出了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溝溝坎坎的,傷了輪子,損了車軸,或者傷了馬匹,亦或者是不小心顛簸了客人的東西,這回頭都是事兒,都是錢。

    因而趕馬車的人,自然是愿意平平安安,一路順遂無事。

    現下聽到曹氏如此說,那憨厚且皮膚黝黑的車夫咧嘴笑了起來“那倒是承大娘您的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馬車順遂平安,我兒媳婦才能平安,這都是一體的,也不必說這客氣話。”

    曹氏轉向謝依楠,將她身上皮的那間防風的斗篷給緊了緊,叮囑道“若是說起來,估摸著你們到縣城也不過就是住上個二十來天的功夫,只是這時日雖短,你也得好好注意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娘曉得,你最是乖巧懂事,素日里又節儉的,到了縣城里頭住,凡事先以自己為主,別苛待了自己,一日三餐的都別誤了,也都吃些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些吧娘,我記下了。”謝依楠點頭應答。

    曹氏叮囑完了謝依楠,仍舊有些不放心的又跟宋樂山嘮叨了起來“楠兒初到縣城,女兒家的,到底和你這糙老爺們兒不同,楠兒又是個懂事不愿意多事的,許多事不愿意開口勞煩別人,這平日里的什么事,你也得多操點心,別讓她為難,受了委屈去。”

    宋樂山聽到曹氏這話,還不曾應答,那邊宋玉蘭先咯咯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話我覺得娘到是不必說的,依二哥那性子,只怕是他受委屈也斷然不會讓二嫂受絲毫委屈的,娘就把心放回肚子里頭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娘,玉蘭說的可是半分也沒錯的。”郭氏也在一旁笑著附和。

    曹氏聞言也是笑聲響亮“這話說的不差,我這心到是操的有些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能算是多余,娘這是實打實的心疼我,娘往后也多叮囑叮囑,免得時日長了,山子便忘了這回事。”謝依楠一臉促狹的看著宋樂山。

    送了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。

    這等事情,他如何敢忘。

    疼愛她,呵護她,是他這一輩子,乃至生生世世需要做的事情,永志不忘。

    在家門口絮叨了許久了功夫,瞧著天色不早,若是再遲些,這馬車裝東西多,趕路慢,只怕是要過了晌午的飯點兒。

    于是,宋樂山與謝依楠便也就和家人一一告別,往縣城出發了。

    車輪子吱吱呀呀的,雖然有點吵,但車夫趕車嫻熟,到是也行的十分穩當,謝依楠又是坐在那棉被的一角上頭,倒也覺得不算顛簸,十分舒適。

    宋樂山騎了馬,在一旁跟著,緩緩的,和馬車的速度保持一致。

    前往縣城有段距離,外頭日頭正好,陽光正盛,謝依楠索性撩開了馬車上頭的窗簾,去瞧外頭。

    冬日里的野外,樹葉落盡,野草枯黃,連鳥雀都幾乎不見,多了幾分獨有的蕭瑟之意。

    觸目而及,只感覺到些許的荒涼之感。

    好在,身邊有個足以讓她覺得世界充滿陽光的人,倒也讓謝依楠不感覺的到這冬日里頭的落寞之感。

    謝依楠抿嘴笑了又笑。

    宋樂山自是能感覺得到自家媳婦時不時投過來的暖意融融的眼神,卻也沒有去刻意問詢謝依楠為何一直看著她。

    畢竟這種被媳婦關注的感覺,實在是太好了,他想多享受一會兒。

    馬車繼續吱吱呀呀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突然車夫“吁”的一聲,勒了韁繩,馬車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車怎么停下來了?”宋樂山驅趕了胯下的馬匹,往前走了走。

    “路邊的一個小姑娘,問能不能乘車。”車夫同宋樂山解釋了一番,隨后轉向那個小姑娘“姑娘,你還是再看看路上有沒有旁的牛車什么的吧,我這車今兒個包出去了,不拉客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,那好吧,打擾了。”小姑娘滿臉的希冀,換成了滿臉的失望,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又將自己背上那個十分大的包袱往上托了托,往路邊退了一退,給馬車以及宋樂山的馬匹騰路出來。

    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 官方极速赛车微信群 股票配资软件源码下载 快三绝密公式算单双 股票开盘价格 好运快三在线稳定计划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 加拿大快乐8和值 体彩七位数复式价格表 浙江体彩历史开奖飞鱼 官方理财平台排行榜 北京pc蛋蛋官方app下载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官方 黑龙江6 1中了四个数 重庆快乐十分前3遗漏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