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掌家小萌媳 > 第203章 事出有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平兒不哭,娘沒事,就是眼里進了沙子,吹吹就好了,別哭了啊。”郭氏急忙去哄宋康平。

    “成了,別說這個事了,事兒都過去了,往后還是想著如何好好賺了銀錢,把這些窟窿給填上吧。”宋樂順道。

    已經過去的事情,多說也是無用,最重要的還是往后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郭氏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就去趟鎮上吧,記得跟人家說說,這是玲瓏閣里頭的好東西,別被旁人給誆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樂順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二嫂,這兩天我聽說了一樁事,給你說了,你可別生氣。”宋玉蘭一邊在那忙著自己手上的活,一邊和謝依楠說著話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謝依楠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怎樣的事情,會讓她生氣。

    “昨兒個我回家,聽著四嬸在那跟別人說閑話,說大哥大嫂肯定是在外頭偷東西了,偷拿人家頂好的緞子面,到鎮上去換錢。”

    宋玉蘭道:“大哥大嫂雖然有些小毛病的,可哪里是做這個事兒的人?更何況,一聽就知道,那應該是上回二嫂送給大哥大嫂的緞子面,四嬸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,就在那胡咧咧,我氣不過就和四嬸嚷嚷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到最后,爹娘聽著動靜,大伯二伯家也都來了人,最后倒是把四嬸給好好說道了一通,四嬸也道了歉,只說往后必定不會再如此胡說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回去之后,爹娘也問了大哥大嫂拿布料去換錢的事,大哥大嫂也承認了,只說家里頭欠著銀錢,這樣好的料子他們也穿不得,便拿去換了銀子,想著還錢也好,當用也好,總歸能過得松散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爹娘便也沒再過問這個事,只讓大哥大嫂往后不能再如此,大哥大嫂倒是也應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尋思著,這事雖說大哥大嫂也是過得日子緊張,可到底也是二嫂你送給他們的東西,這事你也應該知道個實情,便想著和你說一說,只是二嫂知道這事就成,別因為這個事生氣,氣著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蘭說完,小心翼翼的看著謝依楠,生怕她因此而生氣了。

    心里頭倒是也有些埋怨宋樂順和郭氏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送給你們衣料,那也是個心意,他們倒是好,轉頭換了錢,這擱誰頭上,只怕誰心里頭也不會痛快。

    謝依楠倒是微微笑了笑,道:“你放心好了,這事我還真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這既是送給大哥大嫂了,那便是他們的東西了,他們無論做什么,按道理來說都挑不出毛病來,倘若他們借花獻佛,拿了這東西給旁人,我可能會心里有些不舒坦,可大哥大嫂去換銀錢,想必這日子倒是當真過得緊了。”

    謝依楠停了手中的筆,看向宋玉蘭:“不過,這段時日,爹好像替大哥接了不少的活,大哥應該也賺了許多的錢,我和你二哥也不曾問大哥大嫂追要所欠的銀錢,怎得大哥大嫂這般缺錢的模樣?可是遇到了什么急需要銀子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也沒聽說大哥大嫂有啥事。”

    宋玉蘭歪著頭想:“爹娘這邊知道大哥大嫂日子過得緊,時不時的還貼補一二的,大嫂娘家那邊,大嫂也甚少回去,也沒聽說那邊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了對了,我想起來了,先前聽大哥大嫂在那說到過平兒上學堂的事,說是平兒到了明年就五周歲了,該去學堂里頭讀書認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大哥還說不必讀書的,只是大嫂似乎不太同意,想著讓平兒讀了書,往后也能謀個輕松的活計,最后大哥好像倒是依了大嫂,同意平兒進學堂讀書,可今年沒錢交束脩,似乎要等明年再讀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想,估摸著就是因為想送平兒上學堂,所以這會子便開始攢上一些錢吧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,束脩,書本筆墨的,樣樣都要費錢,不早些攢錢的,只怕回頭還真是不夠。”謝依楠點了點頭:“估摸著大哥大嫂就是惦記著這個,想著多攢些銀子的。”

    父母之為子必為之計深遠,古往今來,歷來如此。

    含辛茹苦,自己可以省吃省喝省用,但也想著給孩子能夠謀一個好的前程,找一個好的出路。

    在眼下這個時代,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,書中自有黃金屋,是人人都想著能夠出人頭地的門路,郭氏如此想,也是十分合情合理之事。

    也難為了她,處處計算著,連一塊布料都要想著去換錢了。

    “這事,大哥大嫂也是事出有因,我自然是不生氣,只是往后咱們也別在他們跟前說道這事,免得他們面上掛不住,只當做不知道也就是了。”謝依楠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宋玉蘭點了點頭,接著忙自己手上的活。

    謝依楠也重新執了筆,將剛才沒畫完的那個鞋子上頭裝飾的圖樣給細細的勾勒完成。

    眼瞧著,就到了日頭西沉的時候,火紅的云霞,幾乎染了西邊的半個天空,耀眼奪目。

    足足忙活了一下午,修了改,改了修的,謝依楠這會子總算站了起來,伸了一個十足的懶腰,做了幾個拉伸的動作,順便活動一下肩膀脖子,讓僵硬的關節和肌肉,放松些許。

    宋玉蘭也是用心的編了一下午的手鏈,這會子也是乏的很,直揉手腕:“二嫂晚飯想吃點啥?”

    “還真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對于謝依楠這個幾乎屬于宅在家中做工作的人來說,遇到的令人憂愁的問題之一,就是吃什么?

    早飯吃什么,午飯吃什么,晚飯吃什么……

    若是仔細論起來的話,這個問題在她還在當代社會的時候,便時常困擾著他,只不過好在現代餐飲業發達,閉上眼睛隨便點一個店進去,吃店內最招牌的菜。

    總之就是,有什么,就吃什么,制定好規則之后便沒得挑,沒得選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現下所有選擇食材和烹飪方式的自主權全都落在自己手中的時候,便真的是漫無目的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茫然了許久之后,宋玉蘭開口提議:“要不便吃菜餅吧,韭菜雞蛋豆腐粉條的,烙個餅,涼拌個黃瓜,再煮個稀棒子面糊?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私募基金管理办法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 北京11选五一定牛一 贵州快三号码推荐走势 平特一肖的正确买法 工商银行理财产品 杠杆炒股平台 买绿波赔多少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下期预测 股票开盘价是由什么决定的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优速配资 黑龙江p62走势透图 10大可靠的p2p理财平台 北京快3实时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