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掌家小萌媳 > 第172章 執迷不悟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謝依楠冷眼瞧著張牙舞爪的謝云荷。

    謝云荷是個嘴上厲害的紙老虎,她并不怕。

    而不等謝依楠出手,只在謝云荷即將撲倒謝依楠的身旁時,宋樂山站在了她的前頭,抬了手。

    幾乎是一瞬間功夫,謝云荷便摔出去了老遠,結結實實的摔了一個狗啃泥。

    謝云荷在怔了一怔之后,一骨碌爬了起來,坐在地上就開始哭嚎:“大伯大娘,叔叔嬸嬸,你們都瞧瞧啊,外姓人打謝家人了啊……你們快來管管啊。”

    這撒潑的架勢,幾乎是和從前周氏一模一樣,只讓旁觀的人在那搖頭嘆息,指指點點,卻是沒有一個人往跟前去的。

    這家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,這同情心給了他們,還不如喂了狗。

    謝興言瞧見這個也是直搖頭,只無奈向方大河道:“你也瞧見了,這謝永利一家是何模樣,昨日之時,謝永利與周氏便在我家打罵了一通的,我苦口婆心相勸,也是無法,最后只能讓他們回家冷靜冷靜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不曾想,出了這樣的事,說來說去,族人不堪,也是我這個族長沒有約束管教好族長,也是我這個族長失責。”

    謝興言又是一聲的嘆息,滿臉的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心底里卻是將這謝興言和周氏罵了好幾百遍。

    簡直是王八羔子,拎不清的混蛋玩意兒!

    好好還了東西就是,還出幺蛾子的要毀了人家的房屋,結果搭上自己的性命,驚動了里正,讓多年以來平靜無比的謝家莊,一下子人心惶惶的。

    外人說不定還得指指點點,說會不會是因為他這個族長處事不公,才害的沒了兩條性命。

    “族長這樣說便是言重了,謝氏族人眾多,且人心各異,難保有幾個愛鉆牛角尖的,今天這個事就是典型的如此,族長不要難過了。”方大河勸慰道。

    那邊謝云荷哭喊了半天,也沒人過來給她出頭,索性也不哭鬧了,只跑過來和方大河道:“里正,你可得替我做主,這回我爹娘被火燒死,可不是因為他的不小心,著實是被謝依楠那個賤丫頭給害死的,一定是她昨晚將我爹娘喊到這里,殺人滅口!”

    “這個小姑娘,年紀不大,想的倒是挺多!”

    方大河擰眉喝道:“你說你爹娘被謝依楠害死,那我來問問你,她為何要害你爹娘,為何又要殺人滅口?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因為記恨我爹娘?這東西原本是歸我家的,她偏生要拿走,所以害我爹娘,想拿走東西!”謝云荷喊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倒是越發好笑了,田產房屋,族長已經處置清楚,勒令你爹娘今日歸還給謝依楠,既是東西馬上要到手,為何還要害你爹娘?”

    “且既是要害人,尋個無人的地方就是了,為何非要在這里,燒毀自家爹娘留下來的房子?這不是得不償失么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給我解釋看看,看看為何她要這么吃力不討好的做這種事情?”方大河大聲喝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,因為……”

    謝云荷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根本就是因為你爹娘惱羞成怒,想要毀壞房屋,結果惡人惡報,搭上了性命,實乃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方大河瞥了謝云荷一眼,道:“我也就念在你年少無知,不追究你方才所說之言,若是你仍舊執迷不悟,想要惹是生非,我便以誹謗造謠等罪名,打了板子!”

    被方大河這么一嚇唬,謝云荷也不敢再說話,只在那抹起了眼淚。

    這邊,謝興言沖謝依楠與宋樂山道:“原本訂在今天要歸還你家房屋田產,但現如今你二叔二嬸過世,此事便改天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事,也得等到謝永利與周氏,入土為安,過了三七之后再說為好了。

    謝永利與周氏雖說不堪,但再怎么說也是死者為大。

    生平再如何作惡,也都是生前的事情了,她這會子若是逼迫著討要東西,哪怕這些東西是她應該得的,但總歸還是有些不合適。

    謝依楠想了想,也就點了點頭:“怎么說也都是我的叔叔和嬸嬸,是我爹娘的親人,是有著血緣親情的,我雖說不喜二叔二嬸的做派,但這些事情我還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余的事情,再等上一段時日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見謝依楠答應的干脆,謝興言也是心中寬慰,只微微點頭表示贊許。

    事情說定,謝依楠和宋樂山也就打算離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臨走之前,謝依楠還是到了謝永利與周氏的遺體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我爹娘死了,你還不想讓他們安生么,你怎么這么狠的心……”謝云荷這會子,哭的嗓子都啞了。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謝依楠有些不奈何的喝道,柳眉倒豎,滿目寒光。

    驚得謝云荷只訕訕住了口,再不敢說半句話。

    謝依楠抿嘴又往前走了兩步,只沖著謝永利與周氏的遺體,行了三個禮:“死者為大,你們生前對我百般苛待之事,我也不再追究。此時行禮,并非是因為對你們有所諒解,不過也只是我身為侄女該有的禮節,也算是送別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意思也就是說,喪禮她是必定不會來的,今天也算是過了禮了。

    謝依楠此舉,頓時讓周圍其他謝氏族人,心中感嘆不已。

    感嘆她的深明大義,感嘆她到了這個時候還這般的懂事明理。

    這些人里面,自然也就包括了謝興言與方大河。

    尤其是謝興言,只在那直搖頭。

    與謝永利的自私自利,愚笨無知相比,這簡直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,簡直就不像是一家人!

    周遭人對謝依楠的贊賞,落入謝云荷的耳中,自然令她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別被她騙了,她就是假模假樣,慣會做面子功夫的人,這背地里心狠手辣的,你們千萬別信她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饒是她喊得聲嘶力竭,也無人理會她。

    畢竟從先前到此時,謝云荷就一直在那無事生非,撒潑打滾的,原本還心疼她小小年紀就死了爹娘,這會子看,整不好就是她這心腸歹毒的樣子,才克死了爹娘的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眾人紛紛搖頭感慨,更有許多不想惹上麻煩,看夠熱鬧的,各自歸家去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直播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贵州快三豹子最佳规律 四川金7乐查询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北京有哪几家配资公司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 新疆时时彩官网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大发快三必胜 真正的趋势之王指标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app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玩五分赛车赢钱提不了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