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萌妻太甜:總裁大人,別傲嬌 > 第283章 算我求你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他一邊捧著爆米花吭哧吭哧的吃著,一邊用怨念的眼神瞪著他爹。

    只可惜,這種時候,他爹正沉浸在中不可自拔,根本就注意不到他這里來。

    當溫柔的淺吻逐漸加深,厲南鋮嫌隔著座位吻起來不大方便,攔腰將顧小念抱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雙手捧著她的臉,欲要再次吻下去的時候,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,打破了這曖昧旖旎的氣氛。

    軟軟靠在他懷里的人睜開了眼睛,和他目光相對的時候,她臉上飛快的浮出一抹紅暈。

    厲南鋮不滿的蹙眉,聲音都變得沙啞了:“你的手機在響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誰打diàn huà過來,還真是會挑時候。

    顧小念頭發有點散亂,眼睛水蒙蒙的,看著他的時候,臉上的神情還有點迷離。

    唇,被吻得微微發腫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線里,她這幅樣子誘人得很。

    厲南鋮差點沒忍住又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正想這么做,懷里的女人卻忽然從他身上跳了下去,坐回她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小念深吸幾口氣,一只手按在胸口上揉了幾下,等心跳慢慢平穩下來的時候,才拿出了手機。

    手機鈴聲還在響。

    來電顯示,是一個陌生的號碼。

    她以為是騷擾diàn huà,直接便掐斷了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對方立刻又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著那串閃爍的陌生號碼,顧小念猶豫了幾秒,接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顧小念,請問你有什么事。”她怕是什么工作上的事情,語氣較為客氣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,也有這樣的人不通過陳琳那里,直接打diàn huà給她約工作的。

    那邊沉默著。

    顧小念等了一會兒,皺眉:“喂,你在嗎?請問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“你好,顧xiǎo jiě,我是溫子言的父親。”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傳過來,大概是怕她會掛掉diàn huà,那邊介紹完自己后,馬上又說,“顧xiǎo jiě,請你先不要掛diàn huà,我有一件性命攸關的事情要和你談談。”

    這次,換成顧小念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臉上露出了錯愕的神情,疑心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    溫明華給她打diàn huà做什么?

    “顧xiǎo jiě,你有在聽嗎?”溫明華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,這次,聽著清晰了一些。

    關于溫明華這個人,顧小念印象不深。

    記憶中,是個涵養風度還算不錯的人。

    比起他的老婆來,好上很多。

    她和溫子言交往的時候,阻止他們的人一直都是溫母林慧芳,溫明華從沒表態過,也沒找過她麻煩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她和溫子言正式分手后,和她說過一句話。

    他說:顧xiǎo jiě,阿芳是對你有偏見,才說了那么多難聽的話,你千萬別當真。我看的出來,你是個好孩子,對子言也是真心的,如果不用考慮一些現實的東西,我也贊同你們在一起。只是我們溫家花費了好多心思才在南城站穩腳,想要穩固家業,就需要拉攏更強大的勢力,子言需要的,是一個能對他,對我們溫家有幫助的女人,而不是像顧xiǎo jiě你這樣的。

    你和子言都沒錯,但你們確實不適合。

    溫父勸她離開溫子言,沒有一句罵人的話,卻是讓她最難受的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顧小念才意識到了所謂的門當戶對究竟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如果這通diàn huà是溫母打過來的,顧小念大概會馬上掛掉。

    可溫父的話……

    顧小念摒棄腦子里那些亂七八糟的回憶,沉默了一會兒,開口道:“我在聽。”

    溫父似松了口氣,吁出了長長一口氣:“顧xiǎo jiě,我知道這通diàn huà打的太冒昧了,但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我也不好再來打擾你。”

    溫明華的語氣,非常客氣,客氣到讓顧小念覺得不習慣。

    “溫先生,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,你就直說吧。”

    她稱呼對方溫先生的時候,厲南鋮的目光似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幾秒。

    “顧xiǎo jiě,子言出車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顧小念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溫明華嘆氣:“原來顧xiǎo jiě還不知道。早上那會兒他從劇組離開后,自己開車回去的,途中撞上了一輛大卡車,差點就沒命了。”

    顧小念怔住。

    溫子言出車禍了?

    乍然聽到這個消息,她先是吃驚,驚訝過之后,慢慢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說:“這件事情好像和我沒有關系,溫先生不用特地通知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子言他也算命大,搶救的及時,才撿回了一條命。是的,這件事情的確和顧xiǎo jiě沒什么關系,我也不應該打diàn huà給你,但我怕我不打給你,子言便連最后一絲活著的希望都沒有了。”

    顧小念聽的糊涂:“他不是搶救過來了嗎?”

    溫父最后那句話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是搶救過來了,可得在24小時內醒過來,才算真的脫離了生命危險。如果醒不過來,很有可能就變成植物人了。”

    顧小念臉色變了變。

    溫父又說:“醫生說,子言他現在不愿意醒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溫先生,我還是不明白這件事情和我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昏迷中,子言一直叫著顧xiǎo jiě的名字。”溫父頓了頓,再開口時,換上了請求的語氣,“我們也是沒別的想法了,他一直不肯醒來,一旦超過了24小時,他就再也醒不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顧xiǎo jiě,我知道以前溫家帶給你太多不愉快的回憶,我現在提出這樣的要求是過分了點,但子言是無辜的,他畢竟是真心喜歡你的,你們也好過兩年,你就幫幫他,好嗎?”

    “我就這么一個兒子,如果他……”溫父的聲音有點哽咽了,“算我求你了,顧xiǎo jiě,子言還這么年輕,他不能就這么被毀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溫先生,我……”顧小念腦子里有點亂。

    溫子言怎么就出車禍了呢。

    昨天,他還好好的。

    從溫父說話的語氣能聽出來,這場車禍應該很嚴重。

    顧小念是憎恨溫子言,完全就不想再看到他,但那是在他還活的好好的時候。

    忽然聽到他出了車禍,她心里有點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那是她真正喜歡過的人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她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15选5万能码必中奖号 开盘买股票技巧 麻将机故障大全图解 36选7福建体彩 股票吧 宝博游戏大厅官网版下载 西甲足球直播平台 兜趣江西麻将下载 手机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陕西yy麻将苹果版本 意甲直播吧 天才麻将少女漫画 什么是资产配置 申城棋牌主页? 炒股下载什么app 斗牛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