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萌妻太甜:總裁大人,別傲嬌 > 第1699章 司行云,你沒資格說這些話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www.bglyri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他胸口劇烈起伏著,一時間,氣順不上來,說話都在喘:“沒時間也得給我坐在這里,這是命令,你不得違抗!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司冥扯了扯唇,無所謂的笑了下,“父親大人,你對我的態度,也不像是一個父親對自己兒子該有的態度啊。好吧,既然你這么想我陪你吃頓飯,我就當做做好事答應你,也沒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把司行云氣到額頭上青筋都蹦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他怒極,揮手將茶杯揮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緊閉的房門,馬上被人打開了。

    幾個保鏢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司冥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,唇角嘲諷的意味更濃,嗤笑一聲道:“別這么緊張,我和我父親只是有點小小的爭執而已,他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。有你們這一群忠心耿耿的保鏢護著他,我敢對他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少主,我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保鏢被說的有點尷尬,在發現只是茶杯摔到了地上后,很快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有服務生進來收拾地上的殘渣。

    將地面打掃干凈后,服務生退了出去,關上房門。

    “父親大人,你確定還要我繼續陪你吃飯嗎?”司冥還是那副樣子,懶洋洋的,帶了幾分不正經和漫不經心,“我怕我繼續留在這里,會影響到你吃飯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因為我導致父親大人食欲不振,那我的罪過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冥!”司行云忍無可忍,怒道,“你非要這么跟我說話?我們父子兩人就不能平心靜氣的說會兒話?我是你的父親,不是你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?”司冥嗤笑一聲,“確實,你的確是我的父親,我們有著血緣上的關系。只是,除開這層關系,在我心里,那個被我稱作父親,讓我尊敬和愛戴的人,早在他將我母親害死那一年,我心底就已經不再將他當成我最親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眼眸,臉上那不正經的表情已經淡去了,狹長深邃的鳳眸里,染上了幾絲冷意和恨意:“有些事情你肯定已經忘記了,畢竟你生命中的女人那么多,不過是失去其中一個而已,對你來說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個對你來說無關緊要的女人,對我卻是非常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司冥目光已然全部冷了下來,他看著坐在他身旁的男人,眼神冰冷,沒有一絲溫度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是他的親生父親,是他叫了二十多年父親的人。

    以前,他很尊敬他,也很愛他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對他來說,就是世界上最親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后來非要將司罌母子帶回來,導致他母親得了抑郁癥,最后病重自殺的話,他這個想法是一直都不會改變的。

    想起司母自殺前摸著他的頭,告訴他以后就算她不在他身邊,他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。

    還有她的那句對不起。

    還有司母縱身從樓頂跳下去那一刻,他絕望無助又傷心欲絕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司冥再也無法忍受,他臉色陰沉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還叫你一聲父親,是因為我們還有著血緣上的那一層關系,但也僅此而已。以后,我的事情都不用你插手,你也別再叫人跟蹤我,再被我發現一次,不管那是不是你的人,我都不會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聽人說你重病住院,身體很不好?”司冥居高臨下,眼里帶著嘲諷的將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后,冷笑著說道,“父親大人身體明明還很硬朗,健康得很,你那些屬下竟然居心叵測造謠詛咒你,我要是你,就把這些居心不良的東西一槍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有事,父親大人如果沒別的事情,那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祝你老人家長命百歲。”

    司冥說完,不再看他,轉身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站住!”

    他走到門口,剛伸手將房門打開,身后的司行云站了起來,臉色鐵青道:“我話還沒有說完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還有什么想說的,我洗耳恭聽。”司冥停下腳步,卻沒回過頭,背對著他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個女朋友是怎么回事?如果是想定下來了,兩家就可以好好談下婚事,你跟她早點把婚結了。”

    司冥笑了一聲:“父親大人,這是我自己的事情,不勞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兒子,我是你老子,你的終身大事我還不能過問了?”司行云怒吼道,“當年的事情,你以為是我愿意看到的?你以為你媽媽過世后,我就不傷心,不難過?”

    “我女人再多,你媽在我心里也是最特別的那一個,是別人比不了的。我跟她夫妻多年,早就是親人了,如果我不看重她,會在她去世后這么多年都一個人過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妻子就只有一個人,那就是你媽。如果你因為當年的事情記恨我,不肯原諒我,我也沒什么好說的。事情已經發生了,我再后悔也于事無補。”

    “你會覺得她重要?”像是聽到了什么很可笑的話,司冥不以為然的嗤笑一聲,“你真覺得她重要,就不會連她得了那么嚴重的抑郁癥也沒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覺得她重要,就應該能發現,你把那個野種母子接回家后,她到底是不是真的一點都不介意。你口口聲聲說重視她,做的卻全是傷害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司行云,你沒資格說這些話。”

    司冥心情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他約了葉瑾琛出來喝酒,對方卻說來不了,不在南城,什么時候回來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司冥打電話過去時,發現葉瑾琛那邊信號極差,一句話要重復好幾遍,才能聽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,怎么信號差成這樣?”

    “一個鳥不拉屎的破地方。”葉瑾琛咬牙切齒,怨念很深,“你絕對想象不到這破地方條件有多差,你能相信嗎,這么熱的天氣,這鬼地方竟然連個電風扇都沒有?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,我他媽都覺得跟聊齋一樣可笑。到了這里,我他媽還得天天憋屎憋尿,憋得我都快得膀胱炎了。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经典2旧版本 江西多乐彩11选五标志 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天天街机捕鱼正版 打捉鸡麻将怎么舍牌 新城控股股票 四川麻将怎么打 股票今天开盘么 大圣娱乐棋牌下载 国内股票市场分析 顶级信誉棋牌 金融资产配置 湖南幸运赛车体彩直播 青海11选5前3直 五分彩开奖官网 幸运28预测99 写网络小说赚钱吗